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 >

山东淄博农妇刘美萍控告沣水镇镇政府不为民作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2-13 08:51

  山东淄博农妇刘美萍控告沣水镇镇政府不为民作主  我叫刘美萍,女,淄博张店沣水镇梁鲁村人。身份证号37030319721123604X。现我控告淄博市公安局、市检察院相互推诿不作为,失职渎职窝案严重,包庇公安派出所与沣水镇政府,无视国家宪法及一切法律法规,残害无辜受害人,纵容犯罪。  我丈夫梁贻文患有慢性白血病于2010年查出,但经中心医院常规药物治疗一直很稳定,在三医院干保安,后经本村梁彦锋夫妇介绍,接受张钊秘方治疗,梁彦锋夫妇因其21岁的儿子梁天培患血液病红斑狼疮5年也正在接受张钊的秘方治疗,言称已痊愈。二o一三年夏天,梁贻文,梁天培在“名医”张钊用“国家专利”药水(在派出所供认为钿元素)治疗中相继死亡。因系农民不懂法律程序,都没有尸检,死者家属都拿张钊的毒药水共同就事实报了案。派出所并未下乡调查村里乡亲和我母子,梁贻文37岁,有妻子儿子。张钊无证行医害死我丈夫梁贻文案于2015年2月8日以民事纠纷草草结案并隐瞒了我。  梁彦锋夫妇(梁天培父母)收到药水钱,抢救费共45000元、赔偿款60万分期付清,我丈夫梁贻文则是死者哥哥梁贻锋领到5000元结案。同样是受害者,在梁彦锋夫妇夸大事实的情况下,我的丈夫丢了性命,我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而无证行医人张钊在治疗过程中治死两人却无任何违法犯罪记录,而是以罚款处理做为公安的财政收入。  我一直向沣水派出所,张店区公安分局,淄博市公安局申诉请求立案处理,但一直不予理睬。我母子在不断上访中,区、市公安局先后以《不予受理答复书》给我。我不得不到国家信访局,山东省公安厅,公安部,中纪委上访维权,但至今没处理结果。  沣水镇政府与派出所工作人员多次挟持,无故关押我母子,强入民宅打、砸、抢、绑人,报110不出警,督查9600110隐瞒事实,不予受理。市公安纪委12389,市政府纪委12388,市检察院不予受理,互相推诿不作为,失职、渎职放纵犯罪,致使我孤儿寡母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犯罪分子被放纵、为所欲为。  2017年1月26曰早晨,沣水镇政府副书记王绍华与派出所韩力伟带领近三十人,八辆车(2辆警车)强入民宅打砸抢,绑住我的手脚逼我交出身份证,工作人员扫荡了我的家,搜去户口本、医保卡、手机、存折、600元钱,扬言要给我母子铲平房子,注销户口,赶出沣水镇,用镇政府的锁锁住我家门,关押3天(时值春节)。2月18日去市政府反映被强性带回,镇政府工作人员轮流看押4天,多次去镇政府、区政府反映要求对此恶性事件予以处理,一直未果。到市政府、省政府反映则被带回看押,报110、12389、12388、12345相互推脱不受理,实行包庇。  沣水镇党委副书记王绍华于2017年3月2日下午打电话,以处理年腊月二十九事件和丈夫生命赔偿为由,将我母子从娘家骗至镇政府殴打,天黑将我母子塞进车中直驱梁鲁村,将我家门锁全部撬毁,用镇政府的锁把我母子锁在家中,不得出门,由工作人员轮流看押。因被打,头部伤情一天后恶化,头昏头晕,恶心严重,头部疼痛难忍,拨打120求救,救护车被赶走,又把我母子转至张南路118号宾馆看押至18日解除,期间不准我母子出门、就医,几乎丧命。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此为沣水镇政府人员在我家中看管,干扰我。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此为沣水镇政府的人和车自2017年以来在娘家二十四小时值班看管我母子,不得自由出入。  4月8日—18日被镇政府堵在家中,不准出门,看押11天(称敏感时期)。  5月8日—18日被镇政府堵在娘家不准出门,看押11天。  6月8日—18日被镇政府堵在家中不准出门,看押11天。  6月20目—7月1日我母子进京,国家信访局、公安部、中纪委递交材料、走访,7月1日13点被带回杏园派出所关押、讯问,2日上午九点送回家,中午1点半—2点,王绍华带领近二十人身穿迷彩服,翻墙入宅,撕烂我的睡衣,露着肚皮和胸罩在我家中当众殴打,抢走手机2个,邮政储蓄卡(存有9000元)。我借到手机后,拨打110、12388,12389,12345,9600110,市检察院举报,依然官官相护,推诿包庇,政法部门纵容犯罪,置我母子生命安全于不顾,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此为送孩子上学被政府工作人员一路跟踪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此为去省政府,公安厅反映被带回镇政府看押我母子,不得出这门。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二o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曰抄家后,砸烂的壁画,打烂的铝合金门玻璃,踢断的正房内门拦门棍,在卧室里捆我手脚物品之一(孩子的跳绳),和他们屋里屋外遗留的大批烟头(明知孩子有哮喘)。这就是沣水镇政府对受害人梁贻文家属孤儿寡母的“帮助”。  7月10日去区政府反映,被王绍华出其不意,拳打脚踢,报110,9600110,至今无处理结果,市政府,省政府,国家信访局已反映多次,10日返回娘家即被沣水镇政府人员看押,被迫不能出门就医,10日至28日历时18日,区、市公安局政府依旧包庇纵容。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6条的规定,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对于本罪的理解和认定,司法实践中存在诸多争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张钊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擅自从事医疗活动,造成就诊人两名死亡,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已触犯非法行医罪,结合《职业病医师法》《最高人民法院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有关条款,案件应作为刑事案件立案处理,不应以民事调解处理并剥夺我母子的权力。市检察院多次举报不予受理,市政府,市公安局相互推诿不作为。张钊非法行医、草菅人命,派出所徇私枉法包庇无证行医人张钊不予立案,区、市公安局官官相护,包庇下属,我母子请求领导严查相关责任人给死者一个交待,给我们一个合理的处理结果。无证行医人张钊社会危害极大,理应受到严惩,追究刑事责任,网上公布。现我孤儿寡母生命已受到严重威胁,打压受害人冤情严重,特请求省政府及国家高层领导予以关注,主持正义。  控告人:刘美萍  2017年11月25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