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 >

我不擅长爱,也不擅长被爱。

作者:admin 来源:采集 更新日期:2018-10-11 17:21

“不管你对多少异性失望,你都没有理由对爱情失望。因为爱情本身就是希望,永远是生命的一种希望。爱情是你自己的品质,是你自己的心魂,是你自己的处境,与别人无关。爱情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动词,永远的动词,无穷动。”

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不能因为过去在这里受到过打击,遇见过悲伤,就否认它存在的意义。

《爱到来的那一天》

?文丨昕 木

1

秋子又一次拒绝了沈能的告白。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此前的两年里沈能已经陆陆续续向秋子告白了三次。朋友们都说秋子眼光太高、心气太傲,沈能这样优秀的人主动追求,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秋子还是拒绝了,并且这是第四次。

拒绝的原因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是因为秋子8岁那年的那个冬天,准确的说,是距离秋子9岁生日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秋子父亲的一次晚归。

秋子有记忆以来,家里就充斥着呵斥、谩骂、诅咒,父亲的那次晚归是让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坍塌的最后一根稻草。母亲想要知道父亲晚归的原因,但也有可能不是,或许她只是随便想寻个由头发泄自己常年在家中的不满,而父亲呢,父亲则是一贯的自负又暴脾气,认为自己在外面打拼非常不易。总之,争吵就是这样随便而又寻常地开始了。

母亲抬起手臂的那一刻,秋子迅速地躲到了桌子底下。果然,家里最后一件能摔的物什——电视柜上的那个小鱼缸,被母亲狠狠地摔了下去。

碎片飞溅到了桌下,划伤了秋子暴露在外的脚趾。“你那么喜欢摔东西是吗?好啊,把这个家通通都摔没吧!”父亲歇斯底里吼出这句话后摔门而去,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那是秋子对父亲的最后一点印象。

有些人在童年缺失了一些东西,等到长大后就会畏惧一些东西,秋子就是如此,童年时期缺失的爱慢慢发酵,演变成了畏惧、厌恶、甚至是嗤之以鼻。

2

0

沈能遇上秋子是因为学校里的一个志愿者活动。社团在饭堂门口摆摊招募志愿者,每个周五去附近的小学上课外拓展课,秋子阴错阳差报了名。

那是秋子上课的第一天,讲台下坐着二十来个五年级的学生,前排和后排的在聊天,左边和右边的在下棋。秋子极力想要假装一副威严的样子,但是不到一分钟就坚持不下去了。秋子求饶一般,“同学们,如果你们这次好好听课,下一次我给你们每人买一只小公仔。”

课室里的学生立马炸开了锅,开始商量着让秋子买什么样的公仔。

沈能就是这时候出现在教室门外的。

沈能的舍友是这次上课的志愿者之一,因为昨天的一碗麻辣烫吃坏了肚子,临时拉了沈能来顶替。沈能刚好上完隔壁班的“艺术课”,只听见五年二班熙熙攘攘,于是想来看看,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了在一群孩子里挥舞着双手、涨红了脸的秋子。

那是18岁的秋子,脸上还没有褪去婴儿肥,乌黑发亮的头发扎成了马尾,那双眼睛,清澈而明亮,有点像年少时的周迅。

像是被下了魔咒一般,沈能径直走进了教室,“同学们,你们可不能欺负新来的老师哦,不然我把你们名字记下来告诉你们班主任,让你们抄古诗。”他三言两句就替秋子解决了难题,教室里的分贝立马降了下来。

“果然登记名字这种事情,每一届学生都害怕啊!”沈能心里暗自得意,忍不住又看向了秋子,而秋子只是瞥了沈能一眼,然后继续讲课。秋子最讨厌别人的自以为是,尤其是对方还是男生,和父亲同一个性别。

3

沈能开始主动接近秋子,饭堂、操场、活动室......沈能在努力地制造一次又一次的“邂逅”,一开始是对一个陌生女孩的好感,慢慢发展成了心动,再之后是爱情。

他像所有追求爱情的人儿一样,写情书,买小礼物,还报名参加了秋子所在的志愿者活动,沈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绝不是一时兴起,他喜欢秋子,是真的喜欢,只是每每都碰壁。

秋子就像是一堵钢筋水泥铸成的墙,不管沈能如何施展法术,这堵墙都巍然不动。

第一次告白,秋子说“你不了解我”,于是沈能试着走进秋子的世界,吃她吃的东西,看她看的风景。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