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产险 >

揭秘长沙融程花园酒店背后的黑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5-17 21:22

  长沙融程花园酒店内幕

  融程花园酒店位于长沙市韶山南路与湘府路交界处的西南角,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融程花园酒店由湖南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红星实业共同打造开发,投资总额号称15个亿。

  融程花园酒店进出消费的人络绎不绝,从表面上看似乎生意红火,运作非常正常。然而一份《关于举报金信公司陈定杰及股东违法乱纪、行贿受贿、官商勾结、挪用侵占公司巨额公款、偷漏欠税搞垮企业、损害业主和员工利益的实名举报信》却将这一座集品味与奢华于一身的豪华星级酒店另一面呈现出现。

  这里面矛盾重重,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债权人、员工代表与酒店股东之间的经济纠纷和官司案件。股东内部勾心斗角、业主产权证无法办结、消防无法验收、债权人和供应商追要工程款和欠款达上亿元、业主长年追讨维护租金权益等等,融程花园酒店仿佛就是一个人生“大烤炉”, “烤”验这些与这个酒店息息相关的人们。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一个人——湖南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定杰。

  举报信中称:湖南金信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金信公司)及旗下子公司长沙融程花园酒店,自酒店建设初期起至今,因陈定杰长期诈骗、侵占、挪用公司资金导致金信公司资金链断裂及连年亏损、债台高筑,直接影响到两个公司的生死存亡,也直接致使400多户业主、材料供应商、工程施工方、农民工、相关债权人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债务无法偿还;也导致目前两个公司近500多名员工社保费欠缴达1900多万,员工无法购买社保,无法办理医疗和养老保险,涉及人员及家庭几千余户,造成社会极大的不稳定和严重影响。

  其实,有关长沙融程花园酒店拖欠租金遭业主起诉、围堵酒店大门、拉横幅维权的新闻早见报端。

  陈定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金信公司原董事长陈定杰在融程酒店客房销售之初,为了尽快吸收资金弥补他个人前期亏空,明知酒店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利润,却欺瞒客户对客户承诺10年和15年期,每年10%固定收益吸引客户。欺诈集资成功后其分多次利用公司董事长职务转移、侵占和挪用大量资金。为了逃避其非法集资的责任,陈定杰总是以融程花园酒店建设为借口,推脱责任;不顾自身既无资金又无运作实力和经验,利用欺诈手段勉强四处盲目投资搞项目造成的巨大资金缺口,往往许以高息到处进行借贷,为日后酒店经营埋下巨大隐患,此举是酒店自开业至今一直严重亏损的根本原因。”金信公司一债权人刘老板告诉记者。

  债权人曾云告诉记者,融程花园酒店原本是一个好的项目,红星实业也是集体企业,大部分股东是温州人,大家都是看在该项目处于黄金地段,他们又许以高额回报,所以才投资购买酒店客房产权。没有想到现在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陈定杰一开始做这个项目就带有欺诈目的,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曾云直言。

  陈定杰,1957年出生,原本是温州的一个木匠,其在改革开放初期利用城市发展的机遇,涉嫌合同诈骗、非法集资、腾挪资金等手段在长沙搞开发逐利,并在长沙注册了湖南聚鑫源进出口有限公司。2003年租赁原长沙钢厂华铭实业公司土地20年经营权,开发长沙东方服饰广场项目,2004年以销售铺面经营租赁权15~20年,涉嫌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近七千万元;东方服饰广场至今未正常开业,牵扯业主1250户,造成几百业主长期到政府上访,造成巨大社会影响,早已成为长沙市有名的一个烂尾工程项目。

  早期,陈定杰以高利月息3分至8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九亿多元,不断到处扩展收购不良资产(高价收长沙液化气公司职工股,坪塘蜂巢颜料化工厂职工股及岳阳大楼实际价值4000万元,最终用高价6500万元获得;金信公司原股东长沙市金属材料公司资产几个亿,陈定杰利用各种公共资源手段及关系,用3000多万元低价获得该公司所有国有财产)导致最终资金链断裂,由受害人举报陈定杰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被雨花区公安分局2014年立案侦案,至今未结案也未抓人。

  陈定杰因涉嫌合同诈骗等被公安机关立案

  举报人称,金信公司原董事长陈定杰利用各种欺骗、虚假手段,个人或伙同他人造假,套取挪用侵占金信公司公款6亿多元,转入自己个人名下或关联单位。

  曾云等债权人称,2015年8月由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区分局对陈定杰案进行立案调查【雨公(经)立字(2015)3297号】,该案涉及金额超过人民币10多亿元,牵扯数千个家庭,影响到上万民众,社会影响巨大。

  但是,立案后在犯罪证据确凿的前提下,长沙雨花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一直拖延不予办理,从立案至今已有三个年头,早己超过法定的侦查期限,迟迟没有任何进展。

  长沙雨花区公安分局的消极不作为、不办案,加重了广大受害群众的不满情绪。他们先后给雨花区委、长沙市委以及省公安厅递交了举报材料。相关部门在收到举报材料后,该案受到了湖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的关注,直接列为督办案件;长沙市公安局也对该案进行督办,于2017年6月8日要求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区分局派专人对该案进行调查,依法及时处理并上报结果。

  记者在一份2017年6月7日的长沙市公安局公文处理单上看到,长沙市公安局有关领导批示:“该案件系省厅法制总队督办案件,纳入今年考评,建议:由雨花区公安分局着专班(人)调查,依法处理,并报结果;经侦支队马支队长牵头督办,综合情况上报总队。”

  近日,记者向长沙市公安局了解有关案件进展情况,市公安局建议记者直接到雨花公安分局咨询。但记者到雨花区公安分局后,得到的回复是:案子情况比较复杂,牵涉的人比较多,分局已经给上头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目前还没有明确指示,建议记者找一下市公安局或者是雨花区政府。

  因陈定杰涉嫌违法导致员工社保金欠缴1900万

  申剑学、杜正江、周惠媚等是长沙融程花园酒店的老员工,他们一直为融程花园酒店拖欠缴纳的社会养老保险金奔波于芙蓉区人民法院和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两地。

  申剑学告诉记者,因融程花园酒店拖欠养老保险,酒店前员工代表于2014年到长沙市劳动监察大队维权。

  2014年7月28号,劳动监察大队下达催告书给融程花园酒店,因酒店方无力执行,由劳动监察大队和长沙市社保局申请到芙蓉区法院起诉执行。

  2014年12月1日,芙蓉区法院判决裁定融程花园酒店补缴欠缴的养老保险费达9253113.58元(自2011年3月1日起至2014年4月30日止)。

  “按正常情况下,法院的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但是实际情况是,三年多时间过去了,法院判决书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执行,期间,员工多次找到法院和劳动监察大队,都没有执行下来。”申剑学满脸无奈。

  2017年12月26日,申剑学等员工和长沙劳动监察大队刘激扬科长一起去芙蓉区法院,第一次见到经办芙蓉区法院郑法官,请求执行2014年12月1日判决书。郑法官说融程花园酒店帐号没有钱,无法执行,要求员工提供银行帐号给法院,并称案子要移交到雨花区法院来执行。

  “2018年1月17日,我们再次到芙蓉区法院找到郑法官问案件移交事宜,她说元月4号已经移交到雨花区法院执行局,17日上午11点多,他们赶到雨花区法院问移交情况,经查没有移交记录,下午我们再次到芙蓉区法院要求查看案件移交记录,以我们不是原告为由拒绝了。”申剑学质疑法院在踢皮球。

  陈定杰骗取金融票据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2007年7月开始,陈定杰在资金严重缺乏的情况下以欺诈手段开发长沙融程花园酒店项目,至2010年,因资金缺口较大,除非法高息集资外,陈定杰意图通过聚鑫源进出口公司向银行申请开具信用证进行国际贸易,再利用信用证三个月或六个月周期期限套取资金填补亏空。以至案发。

  2016年,中央审计署对移送有关部门和单位处理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定期跟踪了解其调查处理情况,公布了至2016年6月已处理的39起违纪违法问题中涉及的金融机构和有关企业工作人员非法利用内幕信息牟利,建设银行长沙迎宾路支行原行长杨帆与陈定杰勾结骗取银行资金并从中收受贿赂问题。

  审计发现,杨帆在办理湖南聚鑫源进出口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定杰)授信和开立远期信用证过程中,隐瞒抵押不实等重大风险,最终造成银行垫款2.46亿元,杨帆从中收受贿赂。

  2013年4月,审计署将此线索移送公安部调查处理。2015年5月,法院判处杨帆有期徒刑4年、罚金5万元;判处陈定杰有期徒刑2年、罚金5万元,判处该公司罚金260万元。

  记者在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4)开刑初字第00208号】了解到,被告人陈定杰犯骗取金融票据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犯对非国家人员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五万元,从2013年7月10日起至2015年6月16日止。

  湖南聚鑫源商贸发展有限公司系2002年9月23日成立的私营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定杰。经过历次工商注册登记变更,于2010年8月9日变更名称为湖南聚鑫源进出口有限公司(于2013年1月23日最终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陈吉庆)。但聚鑫源进出口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为陈定杰,陈定杰实际控制和管理聚鑫源进出口公司。

  陈定杰:矢口否认挪用资金6个亿

  针对员工举报金信公司原董事长陈定杰行贿受贿、勾结政府官员,以冻结款20%为非法回扣,违法操作法院执行的案件,侵占酒店冻结款1000多万元资产;个人挪用转走金信公司资产及现金6亿多元,涉嫌合同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产罪;故意拖欠员工社保费达1900多万元;偷、漏、欠税总额高达6000多万元;陈定杰指使金信公司禁止酒店员工工会正常的换届选举,打击威胁酒店各级员工,私吞侵占酒店资产每年达600万元等问题,记者采访了陈定杰本人,陈定杰以自己现在不是公司法人代表为由,否认了举报人的一些说法。

  陈定杰说,关于经济纠纷案,法院涉及有200多起,都是他自己在法院跑官司,这几年花费了1000多万元,法院有的有判决书,有些正在走法律程序。

  “公安局正在对我们公司进行审计,我不可能挪走资金6个亿。目前公司确实欠员工社保本金约1000万元,违约金800万元,但我现在不是法人代表。工会换届选举同样与我无关。”陈定杰告诉记者。

  陈定杰称,员工所说的偷税、漏税是不存在的,公司只是欠税,但欠税6000多万元不是事实。

  记者从2015年7月23日湖南本地媒体潇湘晨报报道资料了解到,长沙融程花园酒店有限公司等23家企业因欠缴税款等原因,被列入失信纳税户“黑榜”,欠缴税款3029022元。有关陈定杰私吞侵占公司资产的事情,陈定杰表示正在审计。

  债权人曾云告诉记者,陈定杰确实存在欺诈行为,高投资高回报,投资回报8%为诱饵,投资12年即可收回成本。事实上,酒店共集资融资7个亿,陈定杰私下挪用了3个亿,造成酒店不能按期完工,并且,四处高息举债,拖欠工程款1个多亿,拖欠员工社保1900万,拖欠各类税费无法计算。说白了,酒店至今还是一个三无企业,因此,400多位投资人无法拿到权证,至于8%的高回报更是成了天方夜谭。

  曾云告诉记者,陈定杰私下侵占挪用了公司资金3个亿,在上海有高级别墅与豪车。

  债权人曾云告诉记者,当时大家轻信融城花园酒店这样的高回报,不只是有合同,更是看到雨花区重点保护的红星实业公司拥有30%的股份。谁知后来,红星实业公司为了躲避债务,将30%的股份不经公示,私下转让给了红星实业公司的一位人事部经理杨金花的名下。

  曾云说,陈定杰通过各种手段,转移、挪用资金,导致400多家债权人,血本无归,投诉无门。其之所以能欺诈,主要是雨花区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监管不力,不排除职能部门个别主要领导从中收受好处,默许了陈定杰的欺诈。现在,融城花园酒店没有办理各种合法手续,竟然开业多年,欠税、欠员工社保、欠工程款。

  曾云说,陈定杰因为向相关职能部门主要领导行贿,被判入狱2年。他的欺诈行为导致多少工薪人士一生积累投入,至今欲哭无泪。这400多人的债权人,曾经到北京上访维权,上面责令雨花区政府妥善处理。雨花区政府至今没有一个处理结果。雨花区政府以维稳为理由纵容犯罪,压制债权人。

  “如果政府不严惩的话,政府也会不得民心,随时可能爆发上百人的群体性事件。”曾云把融程花园酒店比喻成一个“定时炸弹”,希望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积极处理融程酒店相关遗留问题。

  “救命”的审计报告为何七年没有结果?

  “融程花园酒店股东债权债务不清,往来账务也很混乱。审计了六年至今没有结果。”融程花园酒店一股东质疑雨花区政府和公安机关袒护包庇陈定杰(陈定杰曾多次声称其有政府高层背景不怕举报)。

  该姓许的股东介绍,2012年,金信公司资金链断裂,40多位业主、债权人到融程花园酒店堵大门、拉横幅。随即,雨花区政府牵头,在副区长余宏卿的领导下,协同区政法委、维稳办,请湖南鹏程会计事务所对金信公司进行审计。区审计局罗春晖局长进行监督,花了2年多时间形成了一个审计初稿。但 2014年由于人为因素的干预,导致审计停滞,未能出具报告。

  2015年4月,雨花区公安局以陈定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把金信公司及酒店财务账本全部拿走。重新委托湖南天勤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这时,鹏程会计事务所则要求金信公司补齐30万元审计费,才愿意把原始材料和审计初稿移交。天勤会计事务以此作为基础进行审计。雨花区政法委副书记杨林、雨花区经侦大队大队长刘文华表态,争取在3个月时间(即2015年11月底)出具审计报告结果,但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雨花区委区政府已经拨付了两笔审计专项经费,为何一个财务审计历时7年还没有出结果?是谁在背后阻扰和害怕审计?我们质疑政府力度不够,存在严重不作为。如果审计报告涉及到企业股东存在侵占公司财务问题,如有涉及经济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应该绝对不能袒护。相关债权人认为,司法审计报告的出具是目前解决金信公司和融程花园酒店问题的重中之重,关系到民生切身利益,关系到政府的威信。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