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快讯 >

利川,一个让人既向往、又心酸的城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2-15 01:41

  利川,天然氧吧,避暑凉城,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这一切。尤其是夏天,让身在有着火炉之称的重庆人十分喜爱,而我正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  早些年,在段子手的笔下,一个非洲人在重庆街头哭喊着要回非洲避暑,除了引人发笑之外,更让人认识到了重庆夏天的可怕之处。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在炎热的夏天来到了利川,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三天,但也让我爱上了这座城市,不管是利川人民的善良,还是这边的气候条件,都让人从心底里向往着这座城市。  况明华,男,48岁,是我的父亲,说得好听点儿,是一个城市建设者,说得通俗一点儿,是一个农民工。性格嘛,按我母亲的话说,你就是太老实了……  利川市旅游集散中心(腾龙金港小商品批发市场),位于利川市火车站旁,由湖北腾龙纵横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该项目的建成,对于进一步拉开城市骨架,完善城市功能具有重要意义。而我的父亲,正是在此工作。  2016年12月初,我父亲经人介绍,来到了利川市旅游集散中心施工现场,从事消防弱电的安装工作,包工头叫郑延康,小名郑波。此人与武汉协力消防安全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恩施州分公司有着弱电安装承包合同。而协力消防公司又与开发商有着承包合同。  2017年6月2日,下午17点30分左右,利川市旅游集散中心四楼,“砰”,随着一声轻响,并伴着阵阵痛苦的哼声,意外发生了。我父亲在安装消防报警系统的时候,不小心触电,从约3米高的人字梯上摔下,左侧臀部着地,当即疼痛难忍,且无法自行站立。这可吓坏了随之一起工作的另外两名工友,一人忙着查看伤情,另外一人随即拿起电话报告包工头郑延康与郑勇(郑延康的合伙人),但当时包工头两人均不在现场,随即只好通知了协力消防公司的现场负责人雷用海。之后我父亲在雷用海以及两名工友的协助之下,被送到了利川市人民医院骨二科进行检查并治疗,医生在简单的查看伤情之后暂定为骨盆骨折。入院当天,门诊检查费600,住院预交金额2000,均由雷用海交费。  6月3日一早,在接到我父亲的电话之后,我和母亲以及我的叔叔立即赶赴利川。在见面的那一刻,我父亲憔悴的面容略带着痛苦之色,深深的刺激着我们的内心。而他,那个经历数十年风雨都不皱眉头的真男人,在见到自己家人的时候,居然眼眶通红,泛着泪花,个中滋味,实在难以言喻,一家人强忍着泪水诉说着经过。当天,详细的检查报告下来了,医生诊断为骨盆多发骨折,医生建议在患处炎症消退之后立即手术治疗,不然会落下终身残疾,并且通知我们交费,住院当天所交的2000元预交金额已经超支。  下午,包工头郑勇也来到了医院,带来了我提前电话告知他的医药费,只给了3000元钱给我,说是让我拿去先交,不够了后面再给他说,随后他又拿出了一沓钱,递给了我的母亲,说这是给我父亲在医院期间的生活费,具体是1000还是2000我忘记了。  6月9日,星期五,医生在早上例行查房之后,告诉我父亲,炎症消退情况很好,可以安排手术了,手术时间定在6月12日,也就是星期一,但在这之前得准备好手术费用,以及后续的治疗费用,大约还需要三万左右。之后我立即电话告知了包工头,包工头答应他去筹钱,有消息之后马上回复我。转眼过了两天,6月11日下午我再次打电话给包工头,问钱准备好了没有,因为明天就要进行手术了。但是在电话接通之后,包工头显得很不耐烦,说发生这次事故主要责任是我父亲未按安全规定操作才发生的,现在他没钱,并且他说他去找了协力消防公司,公司也拒绝支付这笔医疗费,公司让我们自己先垫付医疗费,出院之后再拿发票给公司报账,并且还说公司给工人买了太平洋商业保险的,不怕不给报销,说完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欲哭无泪!三万元,这在平时,倒也不算多,一个家庭还能承担得起。但我父亲在2016年上半年生了两次病,住了两次医院,花光了家里的钱,还欠了一些外债,虽说有农村医保报销了一部分,但剩下的那些也不是个小数目。2017年春节后开工以来,我父亲上班的工资也没发,这让我们到哪里去筹集三万元?欠的外债都还没还完,能上哪儿借去?  后面,我去了一趟利川市劳动局,因为我父亲这个是属于工伤,想去劳动局寻求帮助, 在劳动局5楼的工伤科,我了解到了走工伤这条路的各种程序,在公司不给做工伤认定的情况下,可以自己去劳动局做工伤认定,但需要准备很多材料,以及一些证据,最为直接有效的证据就是劳动合同,但这个东西嘛,全国各地都是如此,99%的公司都不会给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的,只能找其他能证明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据。下了5楼工伤科,路过1楼106室劳动监察大队办公室门口,偶然想起了可以举报公司不签劳动合同,以及不给农民工发工资的事情,所以就走了进去,在我说明来意之后,随后所发生的事,真是让人感叹,感叹我们诺大的一个国家,泱泱大国啊,出了一些有害的驻虫。一个女的,大约三四十岁,好整以暇的把玩着手里的笔,在听我说完之后没有丝毫要作记录表现,还对我报以嘲讽(我理解的是嘲讽、冷笑)的态度说道:“公司不给你签劳动合同,你可以不在那个公司做啊,公司不给你发工资,你也可以不做啊,要不你就拿出证据来,证明你是在他那个公司上班,以及公司欠你多少工资的单子,还得有公司盖章才可以。”天呐,我竟无言以对,除了感叹自己没事找事之外,也在心底呐喊着:全国的农民工朋友们,咱们都罢工吧,免得真到有事儿的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出了劳动局,站在街上,望着来往的人流,我是那么的无助。  虽然协力消防公司无情无义,包工头不闻不问,但病人还是自己的至亲,能怎么办?只能到处借钱,东拼西凑的弄了三万元,总算把这个费用给交上了,但时间也拖到了6月13号,原本定在6月12号的手术也因为没交上手术费用给取消了。心里想着等出院了,发票拿给公司报销了就好了,但事情往往不如人意。在14日我父亲做完手术之后,我也回到了重庆上班,人还得生活不是,如果断了经济来源,那可真是雪上加霜了,而我叔叔,也先我几天回到重庆上班了。  7月17日,是我父亲出院的日子,在跟包工头说好出院之后一起去公司商谈如何有效的解决这件事之后,我和叔叔又赶到了利川,去办完了出院手续,拿到手的发票金额为34000多。出院之后再给包工头打电话,他却一推再推,始终不露面,不是不接电话就是借口忙不露面。因为已经办完了出院手续,医院方面就催着我们赶快走,好把病床让出来给别人住,我父亲拄着双拐行动十分不便,又没有别的可去的地方,只能暂时坐在走廊上的休息椅上。他这伤情,又不能长时间的坐着,所以还得时不时的拄着双拐去别的病房看看那些没人住的床位去躺上一会儿,个中心酸,难以体会。  一直在医院等到下午三点多,包工头始终不露面,没办法,只得带着我父亲一起去协力消防公司的办公室,地址在河畔明居2栋301室。来到公司办公室之后,公司负责人雷用海不在,坐着等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出现,在我把医院出具的发票,以及一些报帐所需的材料给他之后,他拿着材料去了一趟保险公司。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回来之后对我们说,材料齐全了,但是因为他们买的这个保险赔得低,最高的医疗赔付才20000元,与发票金额相差太远,所以他让我们带着这些材料回重庆老家,在重庆老家新农合医保报销一部分比例之后,再拿给他去太平洋保险公司报账,还说这是在给我们减轻负担,不然这边保险公司只报销20000元,剩下的14000多元需要我们自己承担。我立即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不对之处,这是工伤,在工地上上班受的伤,怎么可能拿到新农合医保去报帐,这不是在骗保吗?还有,我父亲这是属于工伤,即使保险公司只报销20000元,那么剩下的部分也应该由公司承担才对,怎么可能是我们自己承担?所以当即回绝了他,我们不可能拿回重庆老家新农合医保报销的。  后面我们就又提出了我父亲这个工伤赔偿的事情,没想到他言辞激烈,言称我父亲不按规定操作导致的受伤,他是不会赔的,还说让我们随便去法院告他都可以,如果法院判他该赔多少他就赔多少。事情谈到这个地步算是谈判破裂了,天色也已经晚了,只有带着我父亲找了个宾馆住下,第二天再想办法,在我们走的时候,我们告诉他,如果他这个现场负责人做不了主,可以叫你们的公司负责人出面,他答应了,说他来约时间,到时候叫上他们公司的负责人,以及和他有承包合同的包工头,以及我们都出面,一起来协商解决这件事,后来他电话告诉我们,时间定在18日下午14点30分,地点就在公司的办公室。  第二日,我们在宾馆呆了一上午,时间熬到了中午13 点,正准备去往协力消防公司的时候,雷用海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言称他临时有事,时间改在25日来协商,并说他在25日还有个工伤的案子需要开庭,还说叫我们也可以去旁听。这里面也许有这样一层含义,我这儿的工伤都是打官司解决,法院你随便去,我是不会怕你们起诉我的。因为我了解到这个协力消防公司在利川当地的后台很硬。  事后我找律师咨询,律师告诉我,工伤是不分责任的,只要是在上班过程中受了伤,都是工伤。在律师的各个观点下,我意识到了,为什么在我百般要求公司去做工伤认定之时,他们都不去的原因。因为公司没有给工人买工伤保险,所以他不去做工伤认定,只要做了工伤认定,后面工伤等级鉴定下来,需要按伤残等级赔付,这个钱是需要公司自己出的,而如果买了工伤保险,那么这笔钱就是国家出。而公司去做工伤认定需要在工人受伤之日起30日内,超出这个时间就不行了,就只能工人自己在一年之内自己去做工伤认定,但是这个东西需要很多材料,这些材料在公司不配合的情况下,作为普通百姓是拿不到的。律师告诉我,综合以上情况来看,公司是在逼我们走普通的司法程序,打人事伤害赔偿官司,但是这个官司即使打赢了,得到的金额也与走工伤得到的赔偿相差两三倍。公司给工人买的保险是太平洋商业保险,赔付的金额是很低的,相应的保费估计也很低。  律师后面又告诉我,不管是打人事伤害赔偿官司,还是走工伤这块儿的程序,时间都是很漫长的,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  时间那么久,谁能受得了?更何况,不管是走哪条路,我父亲在身体未康复之前,势必要在重庆与利川之间来来往往,这对于他身体的恢复是极为不利的,医嘱上面写道:出院以后拄双拐活动三个月、之后拄单拐活动六个月,试问这样谁能承受?  7月18日,在宾馆呆了一天,期间包工头终于露面了,我们就问他要我父亲今年的工资,因为家里已经没有钱了,连回重庆的路费都是个难题,后面打官司还需要律师费,我父亲回重庆之后也需要钱养伤,每半个月要去医院检查一次,看恢复情况,并且身体处在恢复期,营养还不能断,但他总是说没钱,公司没给工程款为由回绝我们。到现在,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父亲回到重庆之后,都没吃过一顿好点儿的饭菜,作为子女,真的心酸。  求各位网友扩散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协力消防公司后台硬,作为普通百姓的我难以撼动,但求引起社会舆论,为人民正法,替天下行公,让更多的媒体报道这件事情,求相关领导为我们解决这件事情,因为我们确实等不上那么长的时间,急需用钱。最后附上我的个人信息,并拜谢五湖四海!  我叫况川,男,91年,手机号: 17623531517 。QQ号搜索“kuangchuan@163.com"可以搜索到我,昵称是阎王,再次感谢各位网络上的朋友!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