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农村 >

由“粉红蛙鱼”的故事想到“转基因食品”的污名化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3-14 11:44

记得一则故事,说的是美国市场上曾有两种蛙鱼,一种为红蛙鱼,一种为粉红色蛙鱼,相互竞争,起初粉红蛙鱼被人们看好,销量一路领先,后来红蛙鱼一方突出奇招,打广告称:“正宗红蛙鱼,保证不会变成粉红”,居然一举扭转颓势,反而把红蛙鱼变成了“高贵”的象征,这个广告也成了脍炙人口的“营销经典”。 说来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大众的思维,竟然如此容易被愚弄,红蛙鱼当然不会变成粉红,但难道因此就能得出粉红蛙鱼是劣等品?是不合格的红蛙鱼“变”的?当然这个样的暗示语,你也是拿它没辙的,无论告到哪里你也赢不了,其中没有一句贬低粉红蛙鱼的话,也没有说一句谎话,所有的东西,都是大众思维自己想出来的,它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仔细想来,这样的“营销策略”是否让人觉得眼熟?没错,所谓“非转基因”排挤所谓“转基因”的过程,真是如出一辙啊。所谓“非转基因”油,又能比“转基因”油好到哪里?无非就是借着对“转基因”的污名化,营销自己而已。 其实对“转基因”的污名化,和蛙鱼一样,都是源于竞争,转基因技术的出现,使得育种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一些“传统”育种技术,实际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它们本来很快就会被新兴的技术所淘汰,就像有了高铁,谁还愿意去赶汽车一样的道理,但这些传统育种技术还有很大一批拥趸,自然不会如此轻言放弃,少不得也要学那“红蛙鱼”一把,争他个鱼死网破。更加上一批“自然崇拜者”(某些甚至可说是邪教),对所谓遗传工程,转基因恨之入骨,自然也欲除之而后快。 “转基因”当然不会没有风险,但其风险从原理上,从实践上,都可以证明并不会高于诸如“诱变育种”,“杂交育种”,“太空育种”(实际就是辐射育种),转基因转的是不同的基因,即使有风险,那也取决于其具体转的基因是什么,而不是存在一种笼统的,只要是转基因都会有的风险,如果这样的笼统的风险存在,那么谁能够把这个共同的物质基础找出来?告诉大家,凡是“转基因”都会含某种或某类物质,这种物质含量多少,有怎样的毒害作用。到现在为止,那么多“反转”的“论文”,有哪一个做到了?如果只是个案的“转基因”出现问题(这是完全可能的),那么否定这个个案就好了,何必针对一个技术呢?就像核辐射,核能,既可以变成原子弹氢弹,也可变成电能,用来育种,杀菌,治疗癌症。我们是不是看到“核”,“辐射”这样的字眼就该一概否定呢? 有人说“转基因”历史短,其实很多人想不到,转基因技术的历史,比现代远缘杂交技术还要长。1973年就有了基因工程第一个产品,而杂交稻都是1975年才过了“制种关”,更别说其他突破生殖隔离限制的杂交,其实还起步更晚。更值得注意的是,杂交稻的培育同样包含了选取突变株的过程,这些突变株,同样包含基因的改变,同样会有新蛋白质产生,而我们对杂交稻做了怎样的检验就让其上市推广了呢?转基因水稻的“小鼠灌胃”实验被网友骂到狗血淋头,不知道杂交稻是经过了“几代人试吃”检验的?一样是遵循“实质相同”原则,怎么就只有“转基因”是“反自然”,甚至被拔高到“亡国灭种”的高度,又是为什么?不该想想吗? 严格检验当然是应该的,毕竟时代在进步,人们对食品安全提出更高要求合情合理,文种用煮熟的稻子导致吴国绝收的故事也的确不得不防;同时我们也有了更好的检测手段,为什么不用?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些都只用来针对转基因?其他育种技术难道没有风险?其他方法就做不出生物武器?还是说其他育种技术做的种子,就不会垄断市场,不会影响生态?到底是什么让大家就对转基因如此“刮目相看”,而对之前的其他不确定性更强的育种技术却安之若素?是美国那些“蜘蛛侠”,“绿巨人”,“生化危机”的大片看多了?还是被“不会变成粉红”一类的宣传先入为主了? 转基因予以标注,也是应有之义,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去吃转基因,也有些人可能会对某些转基因产物过敏,比如某人原本是对花生的某个蛋白过敏,你碰巧把这个蛋白转给了玉米,原本对玉米不过敏的他,就可能对这个玉米过敏了,某些宗教信仰,个人信仰也可能要求不能吃某些食物,这些都应该得到尊重,所以标注清楚是应该的。但是一边要求标注,却一面不停地宣扬“转基因有毒有害”,那是为什么?这恐怕比“红蛙鱼不会变成粉红”的做法更加不地道,甚至已经涉嫌违法了。 有人言必“阴谋论”,总是把转基因和什么“亡我之心不死”,“人口控制”,“共济会阴谋”,“跨国公司利益链”捆绑,先后有什么“三代不育”,“致癌”,“改变基因”种种谣言涌出,民众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官方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谣言可谓管得甚松,以至于造谣传谣的成了“关心民众食品安全的斗士”,而反过来,只要对“转基因”说了几句科学上的公道话,科普了几句转基因常识,都有可能领到一张“汉奸名片”,还极可能要求你把自己变成实验动物,搞什么“直播试吃”,“全家试吃”,“几代试吃”,当然更有意思的是,即使你试吃了,他也一样可以说“那不科学”,他是什么责任都不必负的,也就如同说了一句“红蛙鱼不会变粉红”一般。 要制造一个谣言是何等的容易,信口胡编就好,要是懂一点科学知识就更不得了,可以把韦小宝“九真一假”的“嘴炮绝学”发挥到极致,冷不丁一看,连专业人士都能给蒙了。而要批驳一个谣言,却又是何等的不容易,需要一条一条的找资料,找数据,甚至还要做实验,等你忙活完,别人一句“我也是为大家好,多注意下食品安全有什么错?没有我这一说,你们岂不是也不会如此深入的研究?”就可以过关,不负任何责任,因为他往往没有针对任何具体转基因产品,即使有,只要你和他打官司,也还是你输,因为他要的就是这个谣言有机会传播,即使你辟谣了,大众心目中的疙瘩也留下了,多得几次,大家都会疑神疑鬼,市场上那么多打着“非转基因”标签的,我就不买“转基因”能饿死?于是“反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即使因为造谣赔了点钱,也就当广告费了,那是真心不贵啊。 只 是这样一来,却把我们国家本就不高的民众科学素质,进一步拉低,让民众进一步不懂得科学规律,缺乏理性思维,甚至走向义和团老路,如何不令人悲哀?就为了一点个人的蝇头小利,误国误民至此境地,又如何令人不发指? 真心希望我国民众醒来,对这样反科学的行径警醒,不受欺骗。也真心希望中国法律醒来,不再放任这样行为继续发生,让造谣者付出代价,为后来者戒!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