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仇富心理为啥愈来愈强?思维区别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2-12 22:03

仇富心理为啥愈来愈强?

中国是当前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的贫富差别早已越过了国际警戒线。数据显示:在中国,有80%的财富被20%的人占有,而80%的人只享有20%的财富资源。如果这样的,贫富差距问题得不到解决,那将导致社会动荡与不宁。

近十年来,中国人仇富、仇官心理愈来愈强烈,社会的各种矛盾也日益突出,有些地方的富人、官员与老百姓之前的矛盾不断激化,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笔者经过深入研究发现,中国当前所谓的仇富、仇官,其实人们仇的并不是富,而是不公;仇的并不是官,而是腐败。所以中国人仇富的真正原因在于,绝大多数富有的“精英们”的财富来路不明,社会责任感欠缺,公众形象和综合素质极其低下。

中国富人暴富手段无法让人恭维

第一,笔者曾对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富人进行研究发现,在1988年至1998年期间发家的商人当中,有60%的人都是抓住企业改制的机会,通过“暗箱操作”购买国有、集体资产而迅速致富。

看看当年买断国有、集体企业产权的老板们,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源于企业的领导,那些领导如果单靠他们的工资收入,是绝对不可能买得起厂的。他们之所以能买下国有、集体资产,一方面是他们在企业当领导时,贪占、挪用、受贿,积攒了原始资本。另一方面,他们与政府官员勾结,把一个值几千万、几个亿资产的企业(包括土地使用权),却用了几十万、几百万就买到手。不说生产,光说转手到卖土地就是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利润。

企业改制是发展市场经济的必由之路,但是由于缺少监管,或者因监管者也想参与发财,结果只能是苦了广大为企业付出大半辈子的工人职工。有些企业改制后,成千上万的工人没有生活来源。而且大多数下岗职工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工作不好找,且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自己缴纳医保和养老金,生活压力自然不堪重负。所以,通过各种手段贱买国有、集体资产暴富起来的富人群体,不仅不值得尊敬,自然会遭受民众的仇恨。

第二,官商勾结、以权谋私是很多商人和官员一夜暴富的捷径。改革开放30年来,在中国商界依托官商勾结一夜暴富的人大有人在,因官商勾结而“落马”的企业家举不胜举。企业家因官商勾结而失败在某种意义上说,它具有更为鲜明和独特的中国式特征。福禧集团的张荣坤,农凯集团的周正毅,国美电器集团的黄光裕堪称当今中国官商勾结而失败的典范。

众所周知,在我国经济发展中,政府官员及有关部门掌管着资源配置权、项目审批权、行政处罚权等诸多权力,企业要想获得巨大的资源就必须与权力结盟——这几乎是所有落马富豪曾经梦寐以求的成功捷径。在层层叠叠的制度围城中,寻找突围之路。因此,大多数企业家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对他们来说,企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有权有势的政治人物的庇护,银行贷款、土地征用、能源供应、获取项目、企业上市等等,无一不与权力息息相关,而如何有效的经营一家企业所需要的企业家精神却被他们弃若敝履。

企业家热衷于和权力沆瀣一气,对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它不仅没有可能造就一大批全球性企业和品牌,还会窒息健康的商业文化,毒化市场环境。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曾忧心忡忡地说:“中国未来经济能否持续增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家是不是由寻租活动转向创造价值的活动。”

第三,很多民众对创业板造富运动深恶痛绝,一边是上市公司高管纷纷高价套现,一夜暴富。另一边是广大中小投资者深套其中。创业板自2009年开板之后,仅运行1周年,共有135家公司登陆创业板舞台,除了让68%的散户被套其中,也同时创造了513位亿万富翁,千万富翁更是数不胜数。这几年由于创业板解禁大潮的临近,依靠创业板无风险致富企业高管更是数不胜数。 虽然创业板让部分上市公司高管实现了暴富的梦想,但高市盈率、高发行价、高超募资金发行的股票,这种沾满中小投资者血泪的致富方式,实在令人所诟病。

中国普通公民要想辛劳致富很难

事实上,各个国家都会面临国民之间的贫富差距问题。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但令人奇怪的是,美国民众对富人的态度却并没有像国内这样的对立,甚至部分富人还成为全民的偶像。

近期,美国某机构公司了2011年100家上市公司高管的年薪排行榜,苹果CEO蒂姆·库克以3.78亿美元的年薪高居榜首,折合人民币24亿元,这相当于苹果代理生产商富士康一个工人6万年的工资总额。尽管蒂姆·库克年收入惊人,但没有一个美国民众去抱怨过他。

库克初进苹果公司之时,这家IT企业的运营简直“一团糟”,并饱受内耗损失之苦。库克到任后即凭借自己出色才能提高了苹果的库存周转效率,并主张跳过中间零售商自建“苹果零售站”。可以说,苹果今日的市值的飙升,与库克本人的能力和才智息息相关,库克靠自己的能力拿到了高薪自然不会受到非议。这等于在告诉任何一个打工仔,只要你努力,也可以有这样的成绩。

而在中国就完全不同了,中国的各个阶层已经相对固化,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就算劳作一生,也只能混个勉强温饱,要想通过努力到达社会顶层相当困难。现在谁要不是靠“拼爹”或者“走后门”是很难发迹的。当底层的中国民众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进入上层社会时,他们的仇富心态就会激发出来。

中国富人缺乏回报社会的爱心

清华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庆安就曾表示,“在中国的慈善基金中以企业家个人名义捐赠的资金比例不到10%,社会财富阶层投入社会公益的比例和自己占有的财富并不相当。”这给国内民众造成印像是,中国富人群体一边是为追求高品质生活,挥金如土;另一边是社会责任严重匮乏的丑恶。而美国富人大多信仰基督教,并乐善好施,懂得回馈社会,所以美国中低阶层对富人并不仇恨,相反每个人都在想自己以后富了,也要以同样方式回报社会。

由美国首富比尔·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联合发起的“捐赠承诺”行动,这一行动自2010年6月发起,至今已有40位亿万富翁承诺把自己的过半财产捐献给慈善事业。其中盖茨夫妇承诺把大多数财富用于夫妇俩创办的慈善基金会,而巴菲特打算只留自己财富的1%。这一“捐赠承诺”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是一种道德约束,富豪们可以用任意方式进行捐赠。

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说过“唯有奉献社会才能去除心中的自私,使得人类灵魂的伟大之处得到解放”。从中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富人之前的境界不在同一档次之上。中国富人明显注重于奢迷生活,而不思提高自身的境界,回报社会。这自然会遭到普通民众的仇富。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