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厦门 >

听说南昌市有许多舞厅经常跳熄灯舞不认识的男女可以乱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2-12 16:01

在南昌;许多南昌人都喜欢当夜幕到来的时候,在几条繁华的地断,都可以看到去跳舞的人群,这些人当中有男有女。年龄的跨越程度也比较大,有10多岁的孩子,也可以看见70来岁的人,而今天,我不说跳舞的是些什么人,我今天只说在此类场所出现的[陪舞女]现象。

  经常会到这里来,原因是朋友都喜欢来,每次其实都是被朋友拉到这里来的,舞厅的名字就不说了。人家老板也要吃饭,舞厅的位置在繁华的马路旁边,每天都有许多的男男来这里疯狂,当从一楼走到楼上时,热闹的音乐与舞动的人群仿佛可以告诉来的人,这里的人都是没有烦恼的,通常每次我都会去找位置座在那享受享受。叫上茶水,看那些忘记了烦恼的人们,

  [呵呵;我不是搞调查的人,我只是觉得好玩所以才问,谢谢你陪我跳舞,希望下次我邀请你跳舞,]。

  记者在“星光”大门口适应了几分钟后,缓步摸进舞厅。舞厅内的座位大多数被跳舞者占着,座位前的桌上放有几杯茶水和一叠瓜子,男女舞者亲密地聊着。记者鼓足勇气邀请一位女子跳舞,没想到她却提出,要记者给她买一杯饮料,否则不受邀请。为了探个究竟,记者为其买了一瓶饮料,事后她倒是很守信用地主动邀请记者共舞。

  在跳舞时,她自我介绍说,她姓李,一个人从外地来南昌,因感情发生危机,想找一个地方来平复自己烦躁的心绪。后来,有朋友将她带到舞厅,第一次来这里时,很快就有好几个男人上前搭腔。一次,一个壮实的中年人邀请她跳舞,谁知刚下舞池,灯光就灭了,中年人乘机将她拥抱得紧紧的……尽管如此,她还是经常来这里,毕竟离婚后感情比较空虚,这里可以满足她那种幽暗纷杂的感觉。

  随着舞厅灯光渐暗,不知谁点着了一支烟。借着打火机的微光,记着看到很多舞伴粘合在一起,并发出互相拥抱亲吻的声。

  一曲舞毕,她诧异地称,记者跳舞很正经,不像有些舞伴,灯一黑就将她搂抱得紧紧的,还不停地动手动脚。记者问她,这种跳熄灯舞的现象在南昌多吗?她竟像发现星外来物般看了一眼记者说,你来这种舞厅还不知道吗?并向记者如数家珍般地列举了诸如“金源”、“四季”等在南昌市“跑火”的一些熄灯舞场所。当记者问她,在这些舞厅内是否存在的现象时。,她称听说过有这种现象,究竟谁是干那一行的,就不知道了。但是,无风不起浪,这种地方发生的“风流韵事”肯定不会少。

  一位中年男子在向记者谈起跳熄灯舞时,简直是眉飞色舞。他告诉记者,这些舞厅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中很有“知名度”,它们一般以不收门票钱来招揽人气,只是当你进了舞厅后,一坐下便有服务生为你端来茶水、饮料,收取茶水费。到这种地方来跳舞的人个个都心怀鬼胎,因为这些舞厅在跳熄灯舞时,谁也看不清谁,可以不花钱地搂着舞伴亲嘴摸,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位“放得开”的女子,跳完舞后没准可成就一番风流事。

  记者不敢肯定这些舞厅内就一定存在这种丑陋现象,但是在漆黑的舞池内的肌肤之亲,肯定是吸引众多中年人乐此不疲的缘故。同时,免票跳舞,也为这些口袋不殷实的中年人创造了一方寻找感管刺激的“乐土”

  记者听见,中年妇女正向同伴传授经验:“坐着就行了,有人来邀舞的,你看着顺眼就跳,放开些,反正谁也不认识谁……”说话间,中年妇女还四处张望。突然拉着年轻女子向一位男士走去,还大声说:“这是前晚认识的,还不错吧。”

  记者多次在里面看见,每每都有年轻女子在舞池边上溜达,随即便有男子凑上前去搭讪。于是一对对的人便进入舞池。

  21:03一支慢四舞曲开始,舞厅内灯光依次熄灭,全场一片漆黑。21:20第二次熄灯。21:40,又是慢四舞来了,记者也拉起同伴走进舞池想要一探究竟,果然又是熄灯舞。

  某日晚10:00,在广场南路的金梦大舞厅边门通向洗手间的过道上,记者又发现了一件“龌龊事”。

  原来一男一女正在低声商量着,女的提出去开房。男子则表示反对,要求去自己的出租屋,女的争取一番,最后同意了。随后两人开始谈价钱,女的报价100元,男子犹豫片刻接受了,但说明这100元中包括陪舞的30元小费在内。商定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舞厅。

  在大上海舞厅,一年近40的女子主动向记者邀舞,并在舞曲结束邀请记者去她的座位休息。紧接着是一支慢四,该女子一同伴又邀请记者去跳舞,可没跳几步舞场就熄灯了。该女子随即双手搂上记者腰间,然后身体再往前贴。记者赶紧以去洗手间为名走开了。

  记者在“金光”采访时,故意找到舞厅工作人员“交涉”,能不能放舞曲时不熄灯,工作人员说:“不熄灯能有这么多人来消费?我们什么也没提供,谁能拿我们怎么样?熄灯而已,说白了就是一个引导与暗示,跳舞的人干什么是他们自己的事,与我们毫无关系。舞厅生意本来就不好,不另找‘路子’,怎么生存得下去!”

  在象山北路金光大舞厅暗访时,记者刚坐下来,一年轻的女子就走过来,搂住记者的肩膀问要不要跳舞。

  记者试探问除了跳舞还可以干什么,回答是:干什么都可以。被记者推辞掉之后,该女子又坐到不远处两位男子处,当其中一位男子说他们有三个人,该女子马上离开,又带来两个同伴,随后便进入舞池。

  之所以说大部分经常出入大众舞厅的人经济条件不好,除交通工具可以为证外,记者还发现,舞厅下午场、晚场免门票时,人也就格外多了起来,甚至不少人进了舞厅有空位也不坐,跳完舞就站在场边休息,以达到躲避消费的目的。

  记者发现,舞厅也有一些“舞迷”,他们认真地跳舞,可逐渐“变味”的舞厅环境让这些“舞迷”极为尴尬。

  在不少大众舞厅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每每有人认真地跳标准的国标舞时,都会引起附近坐着的人轻声嘲笑。

  铁杆舞迷老万告诉记者,跳舞是他年轻时就有的习惯,可现在跳舞却成了一些人“做交易”的一种桥梁了,对一些真正“舞迷”来说,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真正的舞伴实在是太难找了,我就经常一个人坐着听一晚的音乐,尴尬的要死。”老万叹了一口气说。

  记者接触的这些人在这种低成本寻刺激的生活状态中自我感觉良好。昏暗的灯光下,“贴身舞”的双方不需要太多的铺垫便可以快速进入角色的现实,让人不得不对男女之间应有的矜持感到怀疑。

  提供线索的读者反复“叮嘱”记者,这些问题舞厅已经成了影响不少夫妻感情的导火索,希望有关部门认真地管管。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