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 >

网游外挂暴利生意:有外挂制作者月入可高达百万元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3-13 05:00

 这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的快感:你可以公然作弊,要付出的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天只需要十几元、二十几元钱,就足以支撑你在一款网络游戏中呼风唤雨。你不需要苦练枪法,就能枪枪爆头。你不需要苦苦搜索,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那些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从地图的最东侧随意开出一枪,它能飞往你压根儿就看不到的远方。那里可能有一个人正莫名其妙,应声倒地。这些作弊行为在游戏世界里着共同的名字——外挂。

外挂是指针对某一款游戏而设计的、修改游戏中部分程序的外部程序。在网游刚兴起的年代里,还有论文会专门区分外挂的良性与恶性。但时至今日,外挂一词在玩家中普遍被认为是游戏的“毒瘤”,它是一种使用辅助脚本破坏游戏公平的行为。透过外挂,玩家能简化人工操作或施行其他作弊行为。

越是爆款的游戏,外挂通常就越猖獗。2017年年底,fps游戏(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绝地求生》制作方蓝洞正式对外宣布全球玩家数量达到3000万。该游戏热度不断攀升的同时,外挂数量暴涨,不仅恶化了游戏环境,也催生出了一些暴利的外挂生意。

诸“神”之战

《绝地求生》职业选手乐伊正像往常一样直播着队伍的训练。坐上将玩家投放到地图各处的飞机时,乐伊开麦说了一句:开挂的都来Pecado(游戏中通常人数最密集的地点)!

挑衅开挂玩家的后果很快就见了分晓。乐伊刚刚开伞,在地面上完全不可能打到他的高度上,一颗颗子弹十分精准地打在了他身上。乐伊和队友因为滑稽的场面大笑起来:“没想到他们真来了啊!”

隔墙爆头、一跃10米、自动瞄准、隐身、透视、锁血、闪电瞬移、全地图穿墙……神话世界里孙悟空拜师菩提老祖,经历几重磨难才学会的72变招数,如今只需要花费几十元就能在竞技游戏中实现,因此普通玩家将开挂玩家戏称为“神仙”“大哥”,诛杀外挂玩家的行为就是“诛仙”。由于气愤,也有玩家将开挂者叫作“孤儿”。更有玩家将这款游戏戏称为“仙境求生”。

即便是技术过硬的职业选手也难逃外挂的困扰。尽管他们频频打出“诛仙”的精彩操作,但是更多时候,越来越过分的外挂也让他们难以招架。频频“落地成盒”,在游戏开始没多久就被外挂杀死,很多职业玩家也时常为此“心态爆炸”。而普通玩家既对外挂深恶痛绝,又难诛杀外挂。有些人在寄希望于国服登场,有人则干脆放弃了游戏。

《绝地求生》的英文简称为PUBG。在游戏规则中,100名玩家被投放到地图上,玩家需要在岛上寻找各种可以自我保护的装备和武器。游戏期间,玩家的可活动范围不断缩小,引发玩家间的竞技。在这里,只有干掉敌人,活到最后,才能取得胜利。胜利后,屏幕左上方将显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八个大字,这款游戏的代称“吃鸡”也缘此而来。

各式各样的外挂被创造出来。无后座力、瞬间击中、自动瞄准方框透视、火柴人等种种辅助被囊括进外挂程序中,只要游戏期间勾选自己需要的辅助项目,开挂玩家就可以走上获胜的“捷径”,开了外挂,枪枪爆头。

在服务器内打榜,是外挂行业中默认的营销操作模式。所有服务器中,《绝地求生》亚洲服务器算是外挂沦陷的重灾区。记者了解到,在1月31日的亚服排行榜前10名中,其中6名玩家都是“卖挂的”。这些外挂销售者多以“外挂”二字拼音首字母加卖挂群号为游戏名称,头像也是清一色的宣传图片。还有外挂销售者专门在各大直播平台上开挂打游戏,在被发现和封禁前,想买挂的玩家可以通过直播间了解到外挂的力量。

“亚服神仙太多了,谁还敢玩。”玩家珊珊坦言,自己从来不会在亚服玩游戏,每次她都会选择外挂玩家相对少、游戏环境稍显良好的日韩服或东南亚服。即便这样,外挂依然常见,游戏体验依旧堪忧。

层级分明的代理链条

“绝地求生,吃鸡,什么都有,吹牛谁都会,实力不用吹。低至十几二十……”

为了吸引客源,大二学生小天(化名)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挂出了自己售卖的外挂。

曾经,小天也曾自诩是个资深游戏玩家,但随着开挂的人越来越多,小天“吃鸡”的次数大不如前。几乎每局游戏,都被开挂玩家“打到爆炸”,他不得不顺应潮流,“被迫”开启开挂游戏之旅:“绝地求生不开挂,完全不能玩啊!有了挂以后,游戏体验就很棒了。很搞笑的操作都能搞。”

“那些卖挂的拿十几块钱进价的挂,翻倍卖给我,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老被封号。你想想,十来块的进价,能稳定吗?”细数自己花费在买挂、买新号上的钱,小天说,怎么也被坑了不下一千元。

小天的卖挂生意起始于2017年11月。机缘巧合之下,小天认识了自己口中的“总代”。尽管接触外挂行业不过3个月,小天已经拿到顶级代理的进货价。

大多数的外挂代理都会建立QQ群,为了避免讨论,这些群大多开启全员禁言模式,管理员在群公告里发布自助购买网站。外挂程序每个人都可以下载,但若想正常使用,则必须有“卡密”验证。“卡密”按有效期分为小时卡、天卡、月卡或永久卡,价格也从数十元到数千元不等。为了巩固客源,小天也建了一个QQ群,群里拉的全是自己的目标客户。随后几天,小天开始每天在群里更新成功“吃鸡”的截图,最多的一场,他杀了51个玩家。

小天建立的客户群并不开启全员禁言模式,在群里,他的客户们发得最多的,就是成功“吃鸡”的截图。一位客户在群里发出了两张成功“吃鸡”的截图,截图显示,两局游戏下来,他一共淘汰了19名玩家。5分钟后,群里开始陆续有人冒泡:“牛!稳赢!”“很奔放!”

借此机会,小天又为自己代理的外挂打了一波广告。“按照顶级代理的级别,这些好的外挂在我这里的进价也就20来块,至于卖出去的价格随便你定。”心情好的时候,小天还会偶尔给客户们送几个免费外挂,让他们进行测评。

对于外挂制作者而言,制作“卡密”并不需要成本,唯一的投入即是前期研制开发外挂的费用。每当有人想要代理该外挂时,外挂作者就会为他们开启一个端口。每个端口都部署有一个相应的“制卡器”,用以制作验证外挂的“卡密”。

据小天介绍,以名为“归零者”的外挂为例,外挂“卡密”的进货渠道有总端口进货和子端口进货两种。总端口的数量少,而子端口则可开多个,花费五六百元钱就能开启一个子端口。拥有总端口的代理与拥有子端口的代理,“卡密”进货价比例悬殊达1:26。尽管没有总端口,拥有子端口的小天也可以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进货,再售出给下级代理或客户。

事实上,除了QQ群外,目前主流的购物平台、搜索引擎也都被外挂代理商荼毒。它们以“辅助”为名,有的更建立起售卖外挂的专门网站,卖起琳琅满目的作弊程序,还能“一对一远程调试,直到你吃鸡为止”。部分网吧甚至直接将外挂程序安装在电脑里,设立了网吧中的“特区”——外挂专区。

记者以做代理为由,联系了某二手资源交易平台上的一位卖家了解代理事宜。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