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快讯 >

解说之《鬼入侵》11:翠花疯狂原因因为爱,老大妻子再出事怀鬼胎?

作者:admin 来源:采集 更新日期:2018-11-11 17:03

(今天的视频哦~??)

Hello大宝贝,我是刘哔,上一集我们讲到狗剩告诉老大,其实老大自己早就见过鬼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比如狗剩根本没请过秀钟表的工人,也没有给老四搭建过树屋,他们家的人都没有发疯,是山庄在吞噬他们,在老二和老三去山庄的路上,老三向姐姐解释那晚发生的事情。

当老三摸过小妹的尸体以后,她身体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被关进杂物间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死了,二姐夫的出现让她抓住了救命稻草,但当时二姐夫是在推开她,两个姐妹最后和解了,此时老四已经来到山庄,他点燃了汽油,但是火焰却消失了。

翠花出现在老四的面前,短发鬼从背后袭击了老四,时间回到过去,翠花的头疼又加重了,她推开门,看见成年的小妹和老四躺在太平间里,小妹还坐起来叫翠花妈妈,当天夜里,翠花见到了短发鬼,短发鬼说,孩子们正在做一个会死亡的梦,身为母亲应该保护孩子们才对,她有办法把孩子们从噩梦中叫醒,还告诉了翠花方法,翠花醒来后就看见自己拿着螺丝刀抵着狗剩的喉咙。

之后翠花跟女仆谈心,她说自己现在害怕孩子长大,面对外面的世界,接着翠花笑了笑说,还好有狗剩,能帮她清理思路,其实孩子很安全,是她在胡思乱想,但女仆直接否定了翠花,她说外面的世界那么可怕,作为母亲,应该站在中间,保护孩子。

翠花应该跟着自己的直觉走,守住门,即便这会让别人恨你,也要这么做,接着她问翠花一家,还要在这里住多久,翠花说他们计划在孩子开学之前搬走,女仆想了想说,那对于你来说,可能会更早,翠花问她说什么更早?

女仆却没有回答,反而告诉翠花,翠花他们刚买下这座山庄的时候,他们夫妻并没有打算过来帮忙,直到她听说翠花家有小孩,才同意过来的,不过就连女仆也告诉翠花,这座山庄在夜里会变得不一样,它会吃人。

跟女仆交谈过之后,就到了老大把梳妆台送给翠花的时候,翠花看向镜子,她看到了死去的双胞胎在身后看着她,问她为什么没有保护好自己,翠花一拳砸碎了镜子,这显然吓到了老大,当天晚上,翠花告诉狗剩,她现在除了恐惧以外,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情绪,她决定明天一早就去亲戚家,摆脱山庄对她的影响。

在离开家前,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出来送行了,翠花跟他们一一吻别后上了出租车,这时候老四追上来问,在翠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阿比盖尔能睡在老四的房间里吗?翠花温柔的摸了摸老四的头发,同意了,翠花走后,狗剩依然有一大推事情要忙,即使是用了灭鼠灵和霉菌处理剂,地下室的黑斑依然没有任何好转,再加上要照顾五个孩子的饮食起居,简直让狗剩忙昏了头。

他抽空和翠花通电话,从翠花身后的布景我们可以看出,她根本就没去亲戚家,而是待在山庄下的那家宾馆里,当天夜里,翠花又回到山庄,她看到狗剩累到在沙发上,没有叫醒狗剩,直接去地下室拿了那瓶敌敌畏,老二口渴,去厨房找水喝,看到正在清洗茶杯的翠花,她问翠花怎么会在这里。

翠花说,因为她太想孩子们了,她抚摸着老二的脸,感叹老大老二还有老三长得真是太快了,一旦小猫咪长大,就不需要猫妈妈了,老二估计是被翠花给吓到了,翠花亲了亲老二的额头,让她快去睡觉。

翠花来到双胞胎的房间,没想到阿比盖尔不是老四幻想中的朋友,她真的躺在老四的床上睡觉,而老四很有绅士风度的睡在了地板上,翠花叫醒了三个小朋友,让他们跟自己来玩茶话会过家家,他们走上阁楼,红屋的门竟然敞开了,小妹很惊讶的问翠花在哪里找到的钥匙,翠花告诉小妹,她们自己,就是钥匙本身。

老二叫醒了狗剩,告诉他自己刚刚在厨房看见了翠花,看来翠花根本没去亲戚家,而且翠花的状态看起来非常奇怪,狗剩来到厨房,看见灶台边放着一瓶敌敌畏,他又看了几个孩子的房间,发现双胞胎不见了,狗剩明白出事了,翠花可能想毒死自己的孩子。

与此同时在红屋里,翠花先用星星杯给阿比盖尔倒了茶,阿比盖尔说她自己平常不太出家门,因为她妈妈什么都担心,翠花的表情一下变得很严肃,她说母亲的目的就是保证孩子的安全,永远的安全,接着她给双胞胎和自己都倒上了茶,阿比盖尔已经开始喝茶了。

翠花深吸了一口气说,她们现在可以一起从噩梦中醒来了,很快,阿比盖尔出现了中毒反应,但翠花只是坐着跟大家解释说,你看,阿比盖尔现在就在做噩梦,不过没事,她很快就没有痛苦了,狗剩推开了红屋的门,看了一眼现场后,迅速的打翻了茶具,翠花试图阻拦狗剩,狗剩没办法,只好把翠花甩开,摔在了墙上。

等翠花从昏迷中醒来后,阿比盖尔已经死了,狗剩也将除了老大以外的几个孩子都转移到了车上,老四看见阿比盖尔站在阁楼的窗口前看着他们,只不过此时的阿比盖尔穿的已经不是睡衣了,而是那件蓝色的衣服,狗剩去接老大,在走廊里竟然看见,以短发鬼为首的一大群鬼站在大厅里等着自己,狗剩低着头冲进老大的房间,叫醒老大。

让他抱着自己闭好眼睛,此时翠花也一瘸一拐的下楼了,她转动了老大房间的门把手,短发鬼告诉翠花,他们就在里面,他要把孩子们从你身边夺走,就在翠花要打开门的时候,那个叫着“克莱拉”的女鬼告诉翠花。

短发鬼是个撒谎精,看来鬼们在关键时刻起内讧了,翠花放开门把手,想请克莱拉帮帮自己,翠花想要醒过来,这时候狗剩打开门冲了出去,翠花崴了脚,追不上狗剩,只能眼看着狗剩开着车带孩子们离开。

翠花回到阁楼,她看到阿比盖尔的尸体,又看到阿比盖尔的鬼魂,此刻的翠花已经彻底混淆了生与死的概念,把死亡看成了醒过来的一种方式,她走向阁楼的楼梯,说自己想要醒过来,短发鬼本想在后面推翠花一把,但翠花并没有借助短发鬼的手,她自己跳了下去。

时间回到老二从男工那里拿到万能钥匙的时候,她和小妹在红屋外面,即使是用万能钥匙也怎么都打不开那扇门,而门的里面,是正在练舞的老三,她看到门锁莫名其妙开始转动,问门外是谁,但是没人回答。

门外小妹问姐姐,屋子里会不会有一匹小马,因为她从门缝立看见了会动的影子,老三趴下看向门缝外面,什么都没有,并没有姐妹俩的影子,姐妹俩下楼去找狗剩要其他的钥匙了,老三站起来离开门口,继续练舞。

时间回到现在,老大写作遇到了瓶颈期,半天憋不出几个字,他和老婆已经和好了,并且他老婆已经怀孕了,老婆问老大,新书写到那里了,老大说,写到他和狗剩刚刚抵达山庄,他们得知老四买了汽油,他们准备进山庄去找老四的时候。

吃完晚饭,老大又开始写山庄的故事了,他和狗剩进入山庄后,闻到一股很浓的汽油味,但却没看见老四,老大一回头,看见帽子先生正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老大低着头走向阁楼的楼梯,被狗剩一把拦住,因为狗剩看到阿比盖尔坐在楼梯口。

而此时,帽子先生也走到了他们父子的身边,狗剩让老大看着自己,别看别的,帽子先生低下头,凑到老大的脸前仔细的端详他,老大在书里是这么写的,退恐惧是逻辑的让,是理性模式的自愿退让,我们向其屈服,或向其斗争,没有折中的办法,帽子先生盯着老大看了一会之后,又一步一步的离开了。

阿比盖尔也消失了,他们上了阁楼,但红屋的门是锁着的,在狗剩转身找工具的时候,老大发现门开了,而且老四躺在屋里,似乎在向老大求救,老大一边叫狗剩一边走进屋,就在老大迈进屋里的一刹那,门关上了,把狗剩挡在了门的另一边。

写到这里,老大合上了笔记本,大嫂劝他休息一下,老大说他不记得门关上以后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他是怎么从山庄里出来的,他也不记得自己和老婆和好了,更不记得老婆怀孕了,大概是最后那两句话触怒了老婆,老婆对老大和老大的书说了一大堆冷嘲热讽的话。

说在没有把东西写出来之前,对于老大来说什么都不是真的,接着她掀开衣服,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肚子上有一个灰色的斑点在迅速扩散,肚子里有东西在动,像是有什么想要破土而出。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