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揭秘 >

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环保局怎么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2-30 16:12
原文地址: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环保局怎么看作者: cxjiu.com快讯时间

污染八年 中阳一农民不堪忍受实名举报

  “洗煤厂污染太严重了。如果我再不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恐怕再活不了几年了。”近半年来,山西省中阳县农民张建平每天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如何能让家门口的洗煤厂尽快关停。张建平,今年52岁,系中阳县下枣林乡刘家塔大队竖则岭村村民。他口中的洗煤厂由中阳梗阳煤业有限公司所办,系中阳县第二大纳税大户。大东家为山西梗阳投资有限公司。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究竟为了何事,不惜冒着生命和一个洗煤厂杠上?

  无奈成洗煤厂邻居

  2008年,张建平花去平生所有积蓄在村里一个小地名叫做河道岔的地方,盖了八间平房。之所以选择在该处建房,理由有两个,一个是河道岔位于村子的山脚下,出入方便;另一个是房子建在地头,便于种地。按理讲,张建平住进新房,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从2010年起,他为盖新房子一事后悔。因为自己有了一个新邻居,那就是这个洗煤厂,距离自己的房子不足20米。“哪里不能建洗煤厂,却偏偏要建在我家旁边?”一开始,张建平对于洗煤厂选择在他家旁边建厂感到不解。后来,他才看出了点门道。他家所在的河道岔,是一条沟,一来地形隐蔽,不易被人们发现;二来用地成本低,方便征地和排污。

  

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竟是污染大户

  图为洗煤厂距离老张家不足20米。

  

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竟是污染大户

  图为这条暗河直通厂里,每天都会从里面流出大量污水。

  洗煤厂污染严重

  “这个邻居由不得我选啊!”张建平称,这个洗煤厂不一般,有后台。从征地到投产,都突破了规矩,我行我素,想怎么就怎么。据张建平讲,这个洗煤厂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无正规土地手续,属于非法用地。据悉,该洗煤厂占地面积约为50亩土地。其中,大部分土地为耕地,属于基本农田。洗煤厂占地全部为永久性占地,无法办理正规土地手续。为此,洗煤厂只能通过与村民私下签租地协议。以每亩2000元/年,和农民签了占地协议。而农民实际到手的钱只有1600元/年,400元则归村集体所有。这个洗煤厂占了张建平的7亩地。起初,张建平不同意洗煤厂开出的2000元/年的条件,经过咨询,张建平得知洗煤厂占地应该是永久性占地,凭什么签临时占地协议。他一直不同意签字。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洗煤厂竟然搬出了乡政府的主要领导作说客。最终,在乡镇领导的威逼下,他无奈与洗煤厂签了临时占地协议。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张建平认为这家洗煤厂不简单,能以租代征的办法违法占地。

  二、污染严重,洗煤厂白天停工,晚上作业。据张建平讲,该洗煤厂主要存在噪音污染、粉尘污染、偷排污水、乱倒煤矸石等问题。洗煤厂的噪音、粉尘污染是令张建平一家最忍受不了的事情。洗煤厂为了躲避检查,掩人耳目,采取了白天停工,晚上作业的运营模式。为此,张建平曾多次天真地找洗煤厂领导商量,洗煤厂能否晚上停工,白天作业?洗煤厂领导的回答很直接:“洗煤厂你说了算?还是我们说了算?你管得倒多了。”

  1、噪音和粉尘污染从2010年开始,张建平一家开始与洗煤厂斗智斗勇。为了减少洗煤厂的噪音和粉尘污染。他掏了2万元,做了玻璃外包工程,将整个房子做了隔音防尘处理。不过,好景不长,因距离洗煤厂太近,2万元很快打了水漂。煤灰照样能跑进家里,噪音分贝仍然很高,严重影响家人休息。不得已,儿女们全部搬离新房。受洗煤厂粉尘影响,他将房子旁边的土地撂荒。

  

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竟是污染大户

  如图左为通往老张家的路,布满了厚厚的尘土。

  

中阳县:梗阳煤业洗煤厂竟是污染大户

  图右为一辆辆大卡车满载着煤矸石往沟里倒,这些矸石裸露在地面,未经任何处理。

  毁林地,乱倒煤矸石。在张建平的带领下,在距离张建平家数里地的一条沟里,记者见找到了该洗煤厂偷倒煤矸石的地方。只见这条沟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煤矸石堆,有的煤矸石堆的厚度达数米。据张建平讲,这条沟占地面积为40亩,原先是退耕还林地,种满了树。洗煤厂为了处理煤矸石,将这片林地悉数毁坏。

  3、偷排污水。令人发指的事还在后面,该洗煤厂的污水竟然直排到洗煤厂附近的吴家峁沟里、河渠。一到晚上,洗煤厂就开始往出排水,黑乎乎的脏水顺着暗管一直流到吴家峁沟里。几年来,吴家峁沟到处是黑糊糊的,地表沉积了许多黑炭面儿。不知何故,2018年5月1日到2日,洗煤厂派人拉了数十辆车的黄土将污水排过的地方一律掩埋,以掩盖直排污水的痕迹。尔后,洗煤厂又将清水灌进附近的河沟,以示清白。

  三、中阳县环保局搞两面派,欺上瞒下。从2016年开始,张建平多次向中阳县环保局举报该洗煤厂的污染问题。每次,他拨通电话,中阳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总答应处理他的问题,但是,三年了,洗煤厂还是和从前一样照开不误。洗煤厂的污染也还在继续。“举报和不举报一样,我不知道为何中阳县环保局不处理我的举报。”张建平认为,中阳县环保局的人一定是拿了该洗煤厂的好处。否则,为什么会没有人管?

  事实表明,张建平的怀疑是有理由的。2018年6月份,张建平将中阳县环保局不作为的事实反映到了自然资源部。这次的举报终于有了结果,中阳县环保局不再像以前一样搞应付,派人与张建平取得联系,派出检测车到张建平家检测噪音,检测结果证明张建平所反映情况属实,该洗煤厂噪音严重超标。这一次,中阳县环保局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以前,张建平去举报,中阳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坚称该洗煤厂不存在污染。不过,中阳县环保局却回复张建平:“噪音是超标了,不过得等两个月。”既然噪音超标,按规定处理便是。这一回复,再次让张建平陷入绝望。

  2018年7月4日下午5点多,张建平发现洗煤厂又在偷排污水,只见洗煤厂通往沟外的一条沟内,污黑的水从厂区源源不断地流到沟里。张建平赶紧拿手机取证拍照。随后,张建平带上视频到中阳县环保局反映情况,一位姓任的副局长竟然称:“这不是污水,是正常水。”这个回答令张建平哭笑不得。任副局长指鹿为马,黑白不分,寓意何为?

  张建平夫妇因洗煤厂得肺病

  此次张建平下定决心实名举报洗煤厂的直接原因是,张建平夫妇的肺部出现病变,有了“职业病”。未在洗煤厂上过一天班,却患上了洗煤厂工人常见的肺间质变、支气管扩张等的职业病。2015年4月份,当他从汾阳医院拿到诊断书后,他都不敢相信。直到2016年秋开始,妻子屡次察觉肺部不适,和他发病症状相似,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妻子估计也有了肺病,症状和我的一样。”张建平称,他多次劝说妻子到医院检查,妻子为了省钱,拖着一直不愿去。无奈之下,张建平决定挺身站出来,决心向洗煤厂讨个公道。

  洗煤厂后台硬不好惹

  中阳梗阳煤业有后台在中阳县尽人皆知。对于这一点,竖则岭村村民体会的更深。理由是,中阳县国土局于2015年6月15日发文,就该洗煤厂违法占地的事实作出过相应的处罚。但是,到目前为止,该洗煤厂一直未履行中阳国土局的整改意见,依旧我行我素。据中阳县国土局工作人员透露,该洗煤厂有后台,根本不把中阳县委、政府放在眼里,更何况区区一个县国土局。

  “这次,为了举报,我豁出去了。哪怕赔上这条命。”张建平向记者多次强调,这个洗煤厂有背景、有实力,厂里常年养着一帮打手,他不清楚自己何时会遭到洗煤厂的报复。他的行为会不会招来当地政府的不满以及报复。前两年,因不满洗煤厂的污染,村民找洗煤厂理论,结果遭到洗煤厂招来的闲散人员一顿毒打。

  “得病是死,与其等死,我还不如选择维护自己的权益。”在看到近期发生在临汾的山西三维集团的环保事件后,张建平觉得机会来了,他不再选择沉默。

  一个明星煤企,一边每年缴税数千万,一边却又是污染大户。这令张建平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企业只要缴税,就可以为所欲为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