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农村 >

周宗成揭秘红楼梦视频47焦大骂乾隆(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3-14 01:52

周宗成揭秘红楼梦视频47焦大骂乾隆(2) 周宗成揭秘红楼梦47焦大骂乾隆(2) 171 焦大——曹太——曹雪芹太太 宁府为了送秦钟,惹得焦大一顿好骂。其实曹雪芹在第七回中写焦大的故事还是有破绽的:一个九死一生中救了贾府太爷的人怎么可能还是人下人、干着粗仆的活,早就该养起来了。另外仆人敢当着众人骂主子扒灰、养小叔子,主子竟然束手无策,即使有天大的功劳,贾珍也没有理由容忍。 竺香玉、秦可卿明是皇妃,暗是曹雪芹的人。这里曹雪芹用“焦大”谐音“曹太”——曹雪芹的太太(“大”有da dai两音,如“大夫”就念daifu;另外凡属韵母带ao的,阅者应该注意可能与“曹cao”有关)。凤姐说“我何曾不知这焦大”谐音“我可卿酷似这焦大”,排比如下: 原文:我何曾不知这焦大 谐音:我可卿酷似这焦大 曹雪芹用焦大倚老卖老的腔调设计皇妃(竺香玉、秦可卿)骂弘历——“谁知焦大(曹太)醉了,又骂呢(又骂历——骂弘历)”(第七回) 172王八羔子——皇爸曹子 曹太(焦大)——曹雪芹太太(竺香玉、秦可卿)骂乾隆,实际还是曹雪芹骂乾隆,首当其中的还是骂乾隆忘本,不归汉,欺软怕硬——欺汉怕清: 那焦大(曹太)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任意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皇帝是国家总管)赖二(赖儿——骂乾隆不归汉,赖种),说他不公道(不恭曹——不归汉也是对曹雪芹不孝不恭),欺软(汉)怕硬(清),“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象这等黑更半夜送人(种人——怀孕,偷孕汉储)的事,就派我(“我”在这里就是竺香玉和秦可卿,讲她们偷孕汉储——种人)。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皇爸曹子——清爸汉儿——名义上怀的是雍正的,实际上是曹雪芹的)!瞎充管(皇)家(用汉种冒充清人)!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曹大太爷——曹雪芹)跷跷脚(蛟——男私;乙本为:跷起一条腿,有把男私喻为第三条腿——第三只脚的),比你的头还高呢。”(第七回) 173红刀子进——送曹子精 第七回写焦大之骂,最为精彩的就是关于“扒灰”和“养小叔子”。拙文《谁养小叔子》分析了“扒灰”谐音“扮妃”,暗示秦可卿扮妃;“养小叔子”是“养曹竺子”——养一个曹雪芹和竺香玉生的汉族皇储: 焦大接着骂:“二十年头里的焦(曹)大太爷(曹雪芹)眼(秽俚之语,指私处)里有谁?别说(别着——夹着)你们这一起杂种王八羔子们!(意思是我髂里夹着没良心的东西)”正骂的兴头上,贾蓉送凤姐的车出去,众人喝他不听,贾蓉忍不得,便骂了他两句,使人捆起来,“等明日酒醒了,问他还寻死(秦氏——告诉阅者焦大——曹太暗喻的是秦氏——秦可卿)不寻死(秦氏)了!”那焦大(曹太)那里(本意是说把弘历放在私处——眼里,不应该理解为“哪里”)把贾蓉放在眼(秽俚之语,指私处)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蓉哥儿(雍正的哥儿——弘历),你别在焦大(曹太)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强调“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曹太)挺腰子(提“曹”字——都对曹雪芹的“曹”字敏感)!不是焦(曹)大(打——日,秽俚之语)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意思是弘历是曹雪芹打的种,不然你弘历哪有今天)?你(历——弘历)祖(竺)宗(切:子宫)九死(竺氏)一生挣(生)下这家业(障孽——曹雪芹称弘历为孽障,王夫人也说宝玉是孽障,意思是我生下了你弘历),到如(儿)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在自己娘跟前充主子了)。不和我说别的(别帝——肚子里别着一个皇帝——弘历)还可(换可,别的还可——鳖历换可,弘历换秦可卿),若再说别的(别帝;鳖历),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红刀子进——送曹子精;白刀子出——怀曹子储——怀姓曹的太子;红白颠倒——黑白颠倒,为了秦可卿的扮妃和曹竺的偷嗣不得不给贾珍安上扒灰、给凤姐安上“养小叔子”,因此焦大的名字也有“糟蹋”之意) 174养曹竺子——养小叔子 “爬灰”谐音“扮妃”,秦可卿扮妃子进宫;“养小叔子”谐音“养曹竺子”,养一个曹雪芹和竺香玉生的汉族皇储。曹雪芹怕人不把“叔”与竺香玉的“竺”上联想,于是又说了一句“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谐音“这个解要往竺字里想”,排比如下: 原文: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谐音:这个解要往竺字里想 看第七回: 众小厮见他(曹雪芹)太(太太)撒野了,只得上来几个,揪翻捆倒,拖往马圈里去。焦大(曹太)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告)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储君;救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等候时机;伺机)爬灰(扮妃)的爬灰(扮妃),养小叔子(养曹竺子)的养小叔子(养曹竺子),我什么(生尨)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这个解要往竺字里想——意思是这些黑话与竺香玉有关。七十四回有:‘胳膊折在袖内——这个解在竺内’)!”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瞒着天或无法无天)日(秽俚语)的话(皇,全句意思是瞒着雍正怀的小皇帝;“天日”也有“添日”之意)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别帝;鳖历)了,捆起来,用土和马粪(用竺后骂番)满满的(骂满帝——乾隆)填了他一嘴(顶了他的仔——曹雪芹在书中暗示雍正本立竺香玉所生弘瞻为嗣,后被弘历篡改。见《乾隆与蔷薇》一章;点了他一贼——骂乾隆是贼)…… 凤姐在车上说与贾蓉道:“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明说焦大醉骂主子没王法,暗说秦可卿扮妃和养曹竺子是犯王法。扮妃——扒灰;养小叔子——养曹竺子)!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清酋——明朝廷对清人的蔑称)知道了(不是说怕亲友知道了焦大醉骂,而是说怕朝廷知道了扮妃和养曹竺子),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贾蓉答应“是”(是没有王法规矩)。 贾蓉答应“是”表面是说要打发焦大,但是因为紧接在凤姐的“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话后面,所以真实意思是承认扮妃和养曹竺子是犯王法的行为。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