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物联网 >

“全国最大”物流信息产业园竟是“最安全”的卖淫赌博基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3-11 16:33

傍晚时分,500多辆大型货车安静地停在一片空旷地上。上海的初夏,闷热潮湿。司机们聚集在附近一栋橘黄色大楼里,这是他们搜集货物信息和中途休息的地方。

大楼外墙上方,蓝色大字显示着“上海鸿宝物流信息交易中心”字样。这里距离上海市区20公里左右,位于浏翔公路和蕰北公路的交叉处,属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辖区。在物流业繁荣兴盛的江、浙、沪地区,公路纵横交错,大小货车你来我往,分担着全国相当比例的货物集散运输量。

长途奔波的司机们需要歇脚的地方,也需要搜集信息和接收货物的地方。上海鸿宝物流信息交易中心(以下简称鸿宝中心)就是该地区著名的一家服务中心。

据网络公开信息显示,鸿宝中心号称“目前国内规模最大,配套服务设施最完善的大型综合性物流信息产业园,占地165亩,建筑面积135000平方米,集大型物流信息、超市、金融服务、汽车贸易及汽车美容配套,三方办公、餐饮、宾馆为一体的综合性商业服务平台”。

然而,在本报深度调查组近日接到的一封举报信中称,鸿宝中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乏卖淫、赌博等违法犯罪行为,每个赌房配有小弟、打手、高利贷,每天有数百人参赌……

为核实举报信中触目惊心的内容,近日,法制网深度调查组记者赴上海暗访了鸿宝中心。

物流中心五脏俱全

鸿宝中心大楼一层,经营洗车、修车、汽配业务的店面次第敞着门,间或售卖小商品。楼外周边停靠着许多大型货车,俨然一家大型汽配商城。

一层的大部分空间被鸿宝江苏货物运营中心占据,该中心主要接收和处理江苏地区的货运信息。

对于货车司机们来说,最为重要的是二层的信息大厅。每天下午3点前,成百上千名司机进出这里,凭自己的驾驶证花钱办卡,获得自己需要的货运信息。是否还有货可拉、有钱可赚,大家都到这里来碰运气。

随着夜晚临近,鸿宝中心三层和四层开始热闹起来。

三层分为A、B区,通道纵横,餐厅、足疗按摩店、可供住宿的小旅馆和棋牌室等星罗棋布,应有尽有。

记者粗略数了一下,打着不同地区风味招牌的餐厅有近40家。穿过餐饮区,棋牌室有的大张旗鼓,有的若隐若现,不少棋牌室内还配有老虎机等赌博设备。

相对于棋牌室的热闹,尚未入夜的B区略显冷清。

穿过B区的旅馆前台,通道两旁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隔间,曲曲折折,约有几十间。这样的小隔间每个面积大约八九平方米,放两张单人床后,活动空间很小。

开着门的隔间并不多。经过隔间门口,能够看到里面有穿着暴露、化着浓妆的女子。

暗访记者随便问一个在隔间门外的女子:“多少钱?”女子答:“全活100(元)单做50(元)。”记者借故离开,继续往四层走去。

四层有一些小旅馆,记者目测可提供住宿的房间约有150间。司机们可在这里休息,一个床位一晚的住宿标准约60元。旅店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如果住4人间,带淋浴间,一个床位的月租金是1800元,不包水电。

记者在四层没有看到如三层那样坐着女子的小隔间。

货物信息、汽配、住宿、餐饮、商店,甚至还有棋牌和女人……这里成了从事长途运输行当的货车司机群体的“销金窟”。

作者:头条号 / 法制网

链接: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警察一来红灯就亮”

晚上8点,鸿宝中心三层的不少隔间关着门。在一间敞着门的屋子里,一名身着素衣超短裙的女子坐在床边吸烟。她的面前摆着一张小桌,上面放着用过的快餐盒、红牛饮料和矿泉水瓶,空调和风扇开着。

“困了就睡,睡醒就开门做生意。”她对记者解释不少隔间房为何“尚未开门营业”的原因。

“我们全天开门,但这个时间没有多少人,(我们)就睡觉、休息。”她接着说,自己今天“上午做了一个活儿”。

在她的小屋里,摆着两张单人床,“我睡觉一个床,做活儿一个床。”她又抬了抬手说:“这一圈都是(干这个的),没开门的也是。”至于在这里“这件事情”持续了多久,她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除了“全活100单做50”,这名女子向记者介绍还有其他项目:最高有500元的“活儿”;凌晨2点后客人过来是300元,可以待到早晨7点,“去旅馆一个房间还要60元,仔细一算,客人还赚了……”

另一个隔间的女子一边低头看着手机,一边对记者介绍了这里的“规则”——“客人进屋开始看时间,15分钟一到,要么加钱继续,要么走人;亲脸可以,亲嘴不可以。”

又一隔间的女子告诉记者,如果碰到特别不好的客人,她们也可以调客人,“就说不做了”。

“谁都想挣100的,但客人都想做50的。”一名女子说,自己最多一天挣过1000多元,“四个50元的活儿,剩下全是100元的”;但“有时一天一分不挣,或者只有两三百”。

挣来的钱,除了日常花销,还需交大楼管理方3000元的月租金。

这名女子大约三十来岁,她说,因为“家庭负担重才来做这个”,但自己并不打算长做。她对记者说,干这一行“跟做生意没啥区别”,在这里,很少碰到不给钱想走的客人。“你走不出去,这里这么多人,为了百八十块钱闹一下,多丢面子。”

记者深入打探,发现这里的卖淫活动分为两类。一种是“个体”,即3000元租一个小隔间;另一种是由“鸡头”带着一些卖淫女来租房间,“一个100元的活儿,‘鸡头’能抽30元或40元的成。”

“警察要是来了怎么办?”记者问道。

几名女子都让记者抬头看房间墙壁靠近屋顶处的一盏红灯。红灯灭着。

“如果有人来查,一楼放哨的就会通知三楼前台。前台的桌子下有连着所有红灯的按钮,一摁,所有房间的红灯就都亮了,我们就把门和灯全部关上。”其中一名解释道。

“如果不安全,谁敢来这儿呆着呀!”另一名女子对记者说。

“所有的棋牌室,没有没托儿的”

当记者表示去棋牌室试试手气时,一名好心的女子赶紧说:“你别去,只凭运气,赢不着钱。”记者追问为何,被告知“自己去单挑,你能赢得了么?”

鸿宝中心大楼里,从一层到三层,分布着数十家棋牌室,三层较为集中。由于大楼内部面积大,通道多杂,很难精确数出棋牌室的数量,保守估计不下40余家。

“所有的棋牌室,没有没托儿的。”据好心女子透露,她曾听说,有人在牌桌上不到两个小时就输光了银行卡里的7000块钱。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