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看点 >

小长文 | 芦花未尽

作者:admin 来源:采集 更新日期:2018-10-18 04:40

深夜,荥泽白茫茫的芦花与月光揉在一起,大片的冷寂在天地间弥散。一段突然出现的箫声却自水面的涟漪上荡开,慢悠悠地传到凌戈的耳中。

凌戈睁开眼,常年的戎马生涯使得他习惯浅眠,此时虽不到四更却己没有半点睡意。他起身开了门,秋夜特有的凉意扑面而来,抬首四顾,竹屋外那片芦花泽里分明就立着一人。银白色的月光下那人的身影显得迷蒙,竟似倏忽之间便要羽化登仙。

沉吟片刻,凌戈上前几步,那人便也停了箫声,放下手中的箫,回眸轻笑道:“可是在下惊扰了先生?若有冒犯,还望先生见谅。”

“方才我听到阁下此曲,若我没记错这首《长安暮》乃是楚歌,阁下是楚人,又为何来我这钟离小国?”毕竟长期戍关,凌戈自是不敢大意。

对面的人眉眼弯了弯,抱拳应道:“实不相瞒,君上命子衿为使节,前来求娶钟离文德公主,以使大楚与钟离世代交好,永不言战。途闻荥泽芦花奇绝,便寻思着过来看上一看,今此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凌戈知晓两国和亲一事,便不疑有他,这第一日的相识,也便这样地结束了。

之后,凌戈与他一同回了京,钟离君见之大悦,当即允下联姻一事,将文德公主远嫁楚王,并设坛立誓二国永结秦晋。

离了王殿,子衿道是相逢有缘邀凌戈一聚,地点就定在了钟离的古雩台上,此台因传说有凤栖于此故名凤凰台。那日天气晴好,沾了花香的风从两人的衣间穿过,凌戈看着子衿随风飘飞的衣袂,默叹此子当真不似凡人。

“当日匆忙,未曾与先生详谈实在失礼,在下姓褚名子衿。”子衿揖道。

“可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之子衿?好名字。我姓凌单名一个戈字。子衿似长于我?若子衿无隙我便称个褚兄如何?”凌戈回揖道。

“戈,别来无恙,入秋风寒,憩于此处怕是不妥...”

子衿伸出手,戈随即握住起了身:“谢过子衿了。”

“独饮无欢,戈若是想醉,子衿与你醉一场,如何?”

“不胜荣幸。”

依然是在这凤凰台,凉风也散不去那浓烈的酒香,清冷的月将举樽的二人拉出两道纠缠不清的影子。凌戈望着对案的子衿,即便酩酊也不失雅正风流,正思忖着,忽听子衿道:“戈往后可有何打算?”

凌戈未待多想,便应道:“待天下安定,归田卸甲,寻一个如子衿般的知己,一同饮酒听风,如此便好。”

子衿闻言,不置一词。

“如今天下安定,唯缺一个褚子衿。”

子衿抬头,对上凌戈的眼睛,郑重地道:“待天下安定,我便与戈一同饮酒听风,如若不然,便教我沉尸寒江,葬身鱼腹,如何?”

“子衿言重了。”凌戈展颜,“那就一言为定。”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